Other articles


  1. 换轮胎啦

    写篇博客来记录一下在美国换轮胎的经过。虽然是件小事,但感觉自己的汽车知识还挺缺乏的,而且换胎这件小事拖非常非常久了,也花了很多心思在上面(主要是贵)。

    我的二手大众小途观,买来的第二天就胎压报警了,当时我就很慌张,谁也不想刚买的车就出现这种情况,查了查,大众的车有时候是会报假警的,我看了看轮胎,也没有明显的扁掉,于是手工消掉这个错误,假装一切平安无事。后来过了几个月,有个轮胎确实能看出来有点扁,我自己买了打气的设备,每个月充一两次。上个月换机油的时候,换机油的师傅还说,没有发现钉子,要不放心就去轮胎店检查一下。昨天我发现右后的轮胎真的扁的厉害,正常胎压是35 PSI,我的右后轮胎只有10 PSI,打完气我决定第二天去轮胎店里检查一下。

    我在Yelp上问了问店家,有一家店说,在他们家补胎不要钱,只要能补好,就不收钱。另一家评价比较高的店说补胎10到35刀,纠结了一下,懒得预约,我一大早早上八点,去了第一家店。没想到我前面还有一辆超大的皮卡要换四个轮胎,店员说我要等一个半小时...之前Yelp上说补胎只要20多分钟,没想到要等一个半小时,心累啊。在周围晃了半天,在这种普通的小城街道周边也没什么好玩的,早上超市饭店也不开,后来终于排到我了。把车举起来后 …

    read more
  2. 高考十年

    今年的高考,就在这几天举行。距离我参加高考,已经过去整整十年了。十七岁到二十七岁。写点开心的内容,发到博客上,来纪念一下吧。其实提起高中,还是有太多的悔恨,痛苦以及委屈,不过呢,在公开的博客里,还是写些开心的事情吧。

    首先呢,是那种,目标明确而且努力就有回报的环境。这种环境是那样的重要,以至于有些人在大学刚入学的时候感觉非常不适,宁可放弃轻松愉快的大学生活,回到高中的教室再次复读。甚至还有大一结束之后,再回去复读的,这就是耽误了两年的时间呀。不管怎样说呢,这种努力就有回报的环境(以及错觉),是十分难得的。后来的人生总会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很多原因只能归结到命好,或者命不好,这两个原因。处于高中课堂这种努力方向明确的人工环境之中,可以偷懒省掉很多的大方向上的思考。

    其次呢,是同学间的距离比较近。物理上大家都在一个教室里,心理上大家的目标一致。不像现在,一个人在海外,都不知道找谁玩。

    然后呢,是天赋的体现。我在高中班级里也不算多有天赋的,在那个大的环境里,还是挺能体现天赋的差距。有些人就是整天睡觉不怎么做题目,成绩就非常好,有些人就是能很持久的专注,而我 …

    read more
  3. 心理课小笔记

    上学期选了一门本科生的心理课,一方面是调剂下读PhD期间的生活,毕竟每天和CS的博士们一起玩实在是太过无聊,还是本科生的文科课有意思一些,另一方面,我一直很关注心理咨询以及心理治疗方面的知识,身边的朋友们得了抑郁双相焦虑症,一直在吃药的人也不少。只是没想到这学期改成了网课,授课质量肯定不如那些精细打磨过的公开课,另外,therapy的相关内容总共也只讲了二十来分钟。不管怎么说,写篇博客来做一下心理治疗的相关小笔记吧。

    心理治疗的学派

    我是没想到心理治疗还分学派,理工科的习惯是,对于同一个问题的同一个场景,就应该有唯一的最优解,然而人的心理是那样复杂,我们并不知道怎么做才是最优的。因此,不同的心理医生会有不同的学派,就像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样。

    Psychoanalysis

    Psychoanalysis,精神分析学派,由祖师爷Freud创立,核心思想就是,一切问题都能归因于童年以及sex。具体的做法有,free association,类似于国内的解梦,解读一些很放松时候的随机想法。这时候患者会对自己的想法进行修饰(edit),这种修饰,也能被解读。这种方法,因为解读的内容比较全面,最大的缺点就是慢和贵。

    Psychodynamic Treatment

    Psychodynamic Treatment,和上面的方法相似,不过呢,它更关注于具体的问题,而不是更全面的对童年以及sex的解读 …

    read more
  4. 烤冷面的技术原理

    前两天在Weee上刷到了烤冷面的面饼,赶紧下单买了几份,小摊子摆起来。在哈尔滨的时候,烤冷面是图腾一般的存在,最开始时,我惊叹于它那高达五六块的售价,因为面饼小而价格高,在我的家乡一大张煎饼才三块呢。只是后来,慢慢适应了哈尔滨这种大城市的高消费,在工大二校区旁的路边,适合即买即走,边走边吃的食物,也就是烤冷面了。再后来,花钱越来越大手大脚,买烤冷面也敢又加肠又加蛋了。再后来,喜欢上了这种多醋少辣的味道。再后来,烤冷面和众多的回忆一起,尘封进记忆的箱子,从家乡变成了遥远他乡。再次打开这份回忆,则是在南加州的小饭店里,一份烤冷面的售价,也已经高达10刀了。只是网购的面饼依然廉价,十张面饼也只要2.79刀。打点鸡蛋切点洋葱,就用烤冷面来庆祝我在美国的第二个暑假,今天,暑假正式开始~

    烤冷面_2

    这篇博客主要讲讲烤冷面时我悟到的技术原理,不一定对。在哈尔滨的时候,围观过无数次烤冷面的工艺流程,只是自己亲自操作起来,才感受到这些技术背后的原理。

    技术细节

    美味的来源

    和炒肉,烧烤一样,烤冷面本质上是一种美拉德反应(Maillard reaction),本质上是面粉与油在高温下的化学反应。不同地区的人们 …

    read more
  5. 午睡的诱惑

    要说我这辈子受到最大的诱惑是什么,我应该会回答,午睡。每天中午困意袭来的时候,我就会变得六亲不认,思维短路,大脑空白,全世界的事物在我眼中只有两种形态,枕头,以及。睡意如同惊涛骇浪,拍打在我脆弱的意志上,让我只能想起两个字,睡吧。

    记得很久很久以前,刷过一篇托福听力,讲的是生物钟,说的是人类的生物钟并不是标准的24小时,有人会长一点,有人会短一点,所以需要不停的调整。我想我的生物钟,可能是另一个星球的吧,24个小时是一个很漫长的循环了,我是坚持不了这么久的。我特别佩服外国人的一点是,他们不午睡,每天下午还生龙活虎的,甚至下了班还有精力去健身房。当然,也有人吐槽说,在中国,大家都午睡,然后晚上就又睡不着又熬夜,说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其实也是挺有道理的。但是,熬夜有熬夜的美感,像我这种不抽烟不喝酒不打游戏的,熬夜是少有的快乐的来源,虽然不健康,但真的很快乐。熬夜做什么,不重要,那种困的不行还强行支撑着的感觉,就是一种快感啊。

    我一直觉得,我和其它人不一样,我在苏州务工的时候 …

    read more
  6. 疫情期间的生活

    在上学期的尾巴,三月初的时候,学校宣布由老师决定是否改上网课,到了这学期,一切都是网课,暑假还是网课,秋季学期可能依然网课。不知不觉间,疫情期间的生活已经维持了两个多月。我来絮叨一下这段时间的生活点滴吧。

    首先是吃饭问题。橘子县的中国人比例非常高,起码中国人在很早的时候就会戴口罩了。只是有一种地方是没办法戴的,那就是饭店。我在三月初的时候,还经常去店里打包份饭带走回家吃,偶尔店里如果一个人都没有的话,我会坐在角落快速得吃。只是,过了一两周,加州政府下达行政命令,饭店只准打包禁止堂食。后来美国的感染人数越来越多,连我这样懒惰的人都开始自己做饭了。后来偶尔出去采购的时候会考虑打包点吃的,结果发现饭店已经不开门了,因为客流量太小,对饭店老板来说,关门反而更划算一些。也有很多饭店因此倒闭,毕竟,连我都自己做饭了,他们的客流量可想而知。

    虽然在国外这么些年,我觉得我的厨艺依然一言难尽。毕竟不饿的时候不想做饭,饿的时候做饭就只想快点做好,很多时候就会做的非常的粗糙。而且呢,自己炒菜放的油盐比较少,就会比较难吃,毕竟做饭的时候,放下的每一滴油,都会变成我身上的脂肪,是以君子远庖厨也。疫情之前,家里买的菜很多都是放坏的,因为我这一顿做了,我下一顿可能又不做了 …

    read more
  7. 英语小笔记

    刚刚结束了英语课的tutor session,来写篇博客记录下这节课学到的一些内容。虽然已经学了这么多年的英语,但有些基础的部分,还是没有掌握呀。

    这学期是我第一次作为助教,给本科生上习题课。课程的内容是离散数学,逻辑代数之类比较基础的内容,有些甚至就是国内初中数学的内容。然而英语是个大坑啊,毕竟平时我做题目是不会把公式用英语念出来的。另外非常羞耻的一点是,这学期因为疫情,只能上网课,而且为了照顾回国了的同学,讲课的内容都需要录像。所以说,上英语tutor session的时候,我就请tutor看了看我讲discussion的录像,帮我提高一下讲课的英语水平。

    因为从小到大英语不好,我这学期依然选了英语课。说起来,我都是自称,因为英语不好,所以才到美国上学的。并且因为这学期人比较少,tutor比较富余,我这学期有两位tutor。看完我的录像之后,一位tutor说,有些发音是不太准,发音不清楚,但整体是能听懂的,另一位tutor则比较实诚,老实纠正了半天。看来英语还是要努力提高呀。另外这位tutor比较强迫症,日常听到人发音错误会非常想纠正,但是这又非常不礼貌。憋着吧。我学习英语的最大阻碍经常是,其它的中国人,因为只有中国人会纠正我的发音,会嘲笑我,其它国家这样做的人就非常少了。

    因为我有些非常基础的错误 …

    read more
  8. 自豪的哈工大,可爱的蓝精灵

    最近微信上被不少哈工大百年校庆的帖子刷屏,想想离自己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也已经过去整整十年了。兜兜转转,从祖国的寒冷边疆,来到了明媚宜人的南加州,只是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那些闪光的回忆,如同最宝贵的行李,我一直带在身边,从未远离。这两天代码实在写伤了,来换个思维,写写对哈工大的回忆,也算是举行我自己的百年校庆仪式了。

    可爱的蓝精灵

    不像美国的学校,哈工大似乎没有自己的官方吉祥物。如果要有的话,我一定投蓝精灵一票,因为哈工大的校歌的副歌部分,和《蓝精灵》的旋律一样。“自豪的哈工大”,完美复现了“可爱的蓝精灵”。作为一所工科院校,哈工大的气质一直是冰冷而死板的,比如说那句不按套路的校训”规格严格,功夫到家“,一点也不优美,再比如校徽上,永远是齿轮与线条冷峻的主楼,如果再要加些装饰的话,估计会添个扳手上去。而蓝精灵这一吉祥物,可以有效的冲淡这种工科的忧伤,为大家带来更多的欢乐。可惜工大并不依山傍海,要不就更符合蓝精灵的,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的设定了。

    对于校歌,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大一的某个夜晚,社团的几位小伙伴晚上吃完烧烤,走回学校的路上 …

    read more
  9. 考场上的思绪

    这个学期渐渐要走向尾声了。昨天我参加了两门课的考试,一场两小时,一场三小时。考完就脖子酸背疼,今天早上起来果然脖子转动的时候抽搐明显。好久不写博客了,考完试有了闲暇与心情,来写写考场上的那些思绪吧。

    如果这两门课能顺利通过的话,我也就满足了UCI这边的硕士学位的全部课程要求了。这也将是我的第二个计算机硕士学位。说到第二个硕士,我想起了在某次离开沙特的飞机上,坐在我边上的土耳其大叔。当时在飞机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说起了申请签证的烦心事,大叔说,其实对高学历的人来说,申请签证不是问题。我当时也是快硕士毕业了,问了句,硕士算高学历吗?大叔摇摇头,说,硕士学位我有两个。我内心只好吐槽,好吧你赢了。之后我们又聊起了沙特禁酒这个事情,大叔说,在土耳其大家还喝挺凶的,土耳其是欧洲第二大的酒类消费国。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土耳其算是欧洲国家吗?算了我还是不要问这个问题了。这个时候,空姐推着小车路过,我拦住空姐说,伏特加,威士忌,二锅头,有啥酒都行,给我来一瓶。然后我就坐在土耳其大叔的边上,品起加了冰块的伏特加与雪碧,并在梦里神游君士坦丁堡。第一次知道这座土耳其的名城还是通过刘慈欣的小说,《三体》中的一小段情节。千年不落的城池 …

    read more

Page 1 / 12 »

links

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