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的烦恼

到年底了,公司的眼科保险不用的话今年的额度就浪费了。今天去眼科检查了下眼睛,已经很多年没有查过视力了,今天被医生告知我最好全天都戴着眼镜,有助于缓解视力疲劳。于是乎,我又多了一项许多人小学时才会遇到的烦恼,配眼镜的烦恼。

我打工的地方的眼科保险是VSP,它们家的系统特别的坑爹,我一直登陆不进去,查了内网以后看到多年前别人吐槽的帖子,说,最后的解决办法是,在工号前面加两位0来当作医保的id。行吧。在Google Maps上找到一家相对评分高并且人数也多的眼镜店后,先预约,然后到点了过去检查。

美国的Eye exam相当于眼镜的验光再加上一些医学检查,比如说看看眼睛有没有发炎,另外我又花了39刀拍了一下眼底的照片。没有什么大问题,而视力检查则是,确实还是近视,度数倒是不高。试了好多好多组镜片,大夫操作着机器,然后不停的问,这个度数清楚,还是这个度数?最后得出来的结论确实是近视,而且是需要戴眼镜的那种近视,度数可能一百来度吧,最后给我配的眼镜度数是一个75度,一个100度,因为我之前一直拒绝戴眼镜,这次先给我开个度数低一点的,让我能更好的适应。

回来的路上我就有些心神不宁。确实我把眼睛睁大的时候,看到的这个世界就是模糊的,但把眼睛眯小一些,这个世界又会重新聚焦。我一直以为我是有一百来度的散光,初中的时候验光说是一百度左右,但是度数比较低就不管散光了,当时近视的度数也在一百多度。过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很抗拒戴眼镜,虽然大夫会和我说,戴上眼镜会帮助缓解疲劳,会抑制度数变化,但我印象里,一百来度戴上眼镜的小伙伴,之后的度数就逐年上涨了。我自己安慰自己,我就是散光,眼睛眯起来就能看的挺清楚了,如果看不清楚,是我眯的方式不对。

回来的路上呢,也是眯着眼睛开车,眯累了等红绿灯的时候反而会睁大了休息休息,再接着眯起来,只是睁大了看到这个模糊世界的时候,会有一个声音提醒我,这就是近视了,就是要戴眼镜了。不过想想拖延的我,初中到现在,也有15年左右的时间了吧,度数没有太明显的变化,也是神奇。

最后配了一幅墨镜(自付300刀左右)一幅框架眼镜(自付150刀左右),感觉价格也还可以接受,我刷光了我的LPFSA,又刷了部分的HSA,总之最后是没有付现金。那幅墨镜我是感觉挺不错的,镜框是比较软的那种,应该是适合运动和开车的时候戴。眼镜店的店员是个夏威夷的亚裔,和我说她出海潜水的时候都戴这个牌子的。我很疑惑,说你潜水的时候是把这个戴在面罩后面吗?她说不,是在船上戴的。然后又聊了一会夏威夷潜水,红海潜水的故事。我本来打算开个验光单去Costco配眼镜,但是店员和我说,Costco不在医保的网络里,保险报的少,我公司的医保在他们这里能报很多的。后来我看着那幅墨镜的价格,原价1900多刀,看着店员计算我都感觉想跑,买不起啊,最后是300刀左右,我想了想应该还是值得的,光那个镜框原价就要269刀,确实比我自己在墨镜店里看到的大牌子300来刀硬质的镜框要舒服,开车和打球的时候戴,应该会很合适。最重要的是,一切都刷的医保卡,没用到我的现金,感观上还是捡了便宜的。

眼镜店的大夫是位亚裔女性,Dr. Lee,墙上挂着UC的毕业证,我当时想问是哪所分校的,后来想了想UC只有一所医学院,应该就是UCSF的。验光室的墙上挂满了马拉松的完赛奖牌,都是大夫自己的,大夫说,lots of running。嗯,是挺多的。整体上大夫开始会闲聊一会,打满病人的紧张情绪,然后开开心心的让我接受我要戴眼镜这个事实。我以前是挺不会接这些话的,现在也是轻车熟路,都是套路。整体上还算顺利,唯一我有点不满意的地方是,验视力的时候我又习惯性的眯着眼睛,大夫开玩笑说,no need to be more Asia。在美国这种话听起来总感觉格外刺耳,但大夫也是华裔,我想她也没有什么恶意,我就没说什么。大夫全程和我说过两个中文单词,“巩膜炎”(我一直听成宫膜炎)和“散光”。眼睛的事情我没有那么担心,要是牙齿或者其它科的话,我可能会试着和大夫讲中文,但是这位大夫应该不是一代移民,可能还是讲英语更好一些吧。大夫会问我在哪里做什么工作,然后告诉我,90%的情况下,来这里的都是我公司的同工种的同事,大夫甚至问我在哪个部门做什么,然后说一些类似于,虽然听不懂但是很厉害的话。

日常感觉一个人在外打工,一步步走来,还是挺繁琐和操心的,不过呢,也算是在美国生活的新体验啦。

links

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