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到少年时

最近Bilibili的新年晚会《2019最美的夜》非常火,我也是看了好多遍。只是在回放的时候,找到了好多过去的影子。

晚会以魔兽世界的舞蹈开场,名叫《欢迎回到艾泽拉斯》。虽然我并不是一位魔兽玩家,我初中的时候玩魔兽争霸3也实在玩不进去,但在初中高中,还是有很多小伙伴热爱魔兽,并向我普及了不少知识。那两句”为了部落“,”为了联盟“也成为我在哈工大周边的烧烤摊上,最常听到的祝酒词。人族联盟,魔兽部落,熊猫人,冰封王座,在十几年后,我还是在晚会开场上认出了他们。这个舞蹈以一位老玩家在多年之后重新打开电脑,带上耳机,进入魔兽世界为引。我初三那一年,魔兽争霸3发售,可以说,主人公是我的同龄人了。舞蹈结尾,是那个已经不那么年少的青年人,穿着西服工装,与众多游戏人物共舞,并在他带上耳机的那一瞬间,重新变为最初的白衣眼镜的少年。如果我不是在工作了两年多以后重新回到校园,那么,在另一个时空,我也会穿着那样的西服,每天按时上下班吧。虽然我少年时也远没有主人公帅,但我还是很怀念,那个少年的自己。

后来呀,曾经的自己绝对不会想到,现在自己的宿舍,离暴雪公司只需要13分钟的车程。那些长大以后的故事,是比校园间的单调生活,多彩了许多。只是晚上自己一个人在Youtube上看着这场没有弹幕晚会时,突然想起好多过去的瞬间。那个借我魔兽光盘的同学,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而第一位向我讲述艾泽拉斯与萨格拉斯的同学,则是去了众人敬仰的清华大学的钱学森班,最近也要博士毕业了。而那些举着酒杯说”为了部落“的烧烤聚会,只停留在哈尔滨的那些夏夜,并成为我本科四年最美好的回忆之一。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我的竞赛指导老师是山西某校的研究生毕业,而现在我在美国的学校的老师,则是斯坦福的博士。在哈工大遇到的老师,则是我大学的另一段美好回忆。第一次去见老师是在实验室的组会上,老师讲了讲大致的课题方向,留下我们一屋子学生一起讨论。过了一会他回来和我们说,我就要回家了,你们讨论怎么样了?慵懒的学姐一边托腮一边说,正在讨论晚上吃啥呢。老板一下子来了兴致,以工大为圆心,为我们依次描述了附近三条街每家馆子的特色,并以”那家上海菜确实不错,可惜哈尔滨这边的口味还是偏烧烤和火锅“结尾。在学姐带领我们走向烧烤店的路上,我就决定,这就是我要跟的老师啊。现在的老师也是和蔼可爱,可惜他从来不和我讨论吃啥,只剩我一个人独自迷茫。

躺在加州大学某分校的宿舍床上,我好想念好想念,那些边吃烧烤边讨论托福成绩的夜晚,那些一个人在工大图书馆五楼徘徊背单词的时光。在哈尔滨的时候,学校的小小活动中,也会有乐队演唱《Butterfly》,那是小学时候男生大喊XX兽变身的配乐。

只是转念一想,为什么,2019年年末的晚会,还要以魔兽为主题呢?为什么,这么符合我这样的中老年的时代特征呢?这个答案可能有好多条,比如说现在再没有那样经典且人人皆知的游戏了。但我想,最重要的那条答案是,工作之后的人有钱了,有了消费能力了。而且刚工作的时候,是相对没有家庭负担,更有动力花钱的时候。从这个角度上讲,B站还真是鸡贼啊。

成年人的快乐真是好少啊,而且就算有,我也不舍得为了快乐花钱,毕竟我最大的快乐是攒钱。B站的晚会为我带来了好多快乐,并且我觉得日语好好听。这学期上完课以后,应该就再不用上CS的课了,接下来三年半的时间里,我有种学日语的冲动。啊,没有课业压力以后,发现世界还是很宽广,有好多好玩的事情呀。

新的一年,祝大家天天开心呀。

links

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