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的生活

在上学期的尾巴,三月初的时候,学校宣布由老师决定是否改上网课,到了这学期,一切都是网课,暑假还是网课,秋季学期可能依然网课。不知不觉间,疫情期间的生活已经维持了两个多月。我来絮叨一下这段时间的生活点滴吧。

首先是吃饭问题。橘子县的中国人比例非常高,起码中国人在很早的时候就会戴口罩了。只是有一种地方是没办法戴的,那就是饭店。我在三月初的时候,还经常去店里打包份饭带走回家吃,偶尔店里如果一个人都没有的话,我会坐在角落快速得吃。只是,过了一两周,加州政府下达行政命令,饭店只准打包禁止堂食。后来美国的感染人数越来越多,连我这样懒惰的人都开始自己做饭了。后来偶尔出去采购的时候会考虑打包点吃的,结果发现饭店已经不开门了,因为客流量太小,对饭店老板来说,关门反而更划算一些。也有很多饭店因此倒闭,毕竟,连我都自己做饭了,他们的客流量可想而知。

虽然在国外这么些年,我觉得我的厨艺依然一言难尽。毕竟不饿的时候不想做饭,饿的时候做饭就只想快点做好,很多时候就会做的非常的粗糙。而且呢,自己炒菜放的油盐比较少,就会比较难吃,毕竟做饭的时候,放下的每一滴油,都会变成我身上的脂肪,是以君子远庖厨也。疫情之前,家里买的菜很多都是放坏的,因为我这一顿做了,我下一顿可能又不做了。每天去超市挑点菜和肉,回来再做一个人的量,就非常的花时间。毕竟炒一锅菜,和炒半锅菜所需要的时间是差不多的。总之呢,我是一个做饭不讲究,但吃饭讲究的人。不过疫情期间,我也无奈,只能重出江湖。加州因为华人多,食材比较全,不像在欧洲或者沙特,很多调料都买不到。印象最深的是,沙特因为老干妈不清真,不让进口,只能买到一个河南的清真辣酱。加州这边的中超能买到一刀一包的酸菜,能炒两顿酸菜牛肉。然而,再怎么精打细算,每一两周还是要去采购一次的,毕竟蔬菜放两周就会坏掉,冰箱里也放不下太多东西。我和我的两位室友每天就在冰箱里各种塞,把冰箱吃空了,再出去买。至于点外卖,对我来说倒不是个好的选项,毕竟这边配送费贵,吃个二十多刀的外卖,要交近10刀的各种小费,配送费以及手续费,还在依靠奖学金生活的我表示,这项支出非常不开心,而且送到了也就不好吃了,我自己打包回来自己吃,都觉得不够好吃。

其次是通勤以及作息。因为在家上网课了,节省掉了去学校的通勤时间。之前不同的课还在学校不同的角落,各个教学楼之间来回奔波也挺累的,现在这些时间全都省下来了,只用从一个Zoom会议,跳到另一个Zoom会议。只是呢,通勤省下来的时间,全贡献在做饭上了。在学校的时候,午休永远是个问题。虽然我在办公室的椅子是能放倒平躺的游戏椅,但因为办公室风水不好,睡觉总是挺冷的,就算盖上毯子也总是有点差强人意。在家就随意休息,累了就睡,睡起来就吃。虽然我以前的作息也不好,但总有些事情会压着我,让我起来,去上课或者去考试。在家里的时候,压着我的事情就会少很多,经常是晚上累但不困,不能干活,也睡不着,只能玩。玩累了想睡又天亮了。这学期选了门本科生的心理课,重温了一下人体神经构造,其中的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分别是管兴奋和休息的。我想,我熬夜时候的状态,就好像一辆车子的油门和刹车同时踩下了吧,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我前段时间也有刻意的去戒掉午睡,但是困意来袭的时候,真是感觉受到了世界上最大的诱惑,完全把持不住,这种午睡欲望强烈到我眼皮都无法睁开,满心想的都是原地入睡。戒掉午睡一周以后,我发现虽然作息很规律,每天都是11点睡7点多醒,早上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但是每天的状态很差,就是那种很疲惫的感觉,挥之不去。后来我想,也许是因为我的生物钟不是24小时,它可能是14或者16小时的,中午睡一下,就好像马拉松两场比赛之间的休赛期,对我来说非常的重要。想通这一点以后,该熬夜熬夜,该睡就睡,熬夜和昼夜颠倒,也好过每天疲惫而且无法恢复的规律作息。

运动和减肥也深受影响。我在苏州的时候,总感觉游泳池没有沙特的好,当然全世界比kaust游泳池好的地方也不多了。游泳池也是个决定我来美国的原因。只是在我决定新学期好好减肥并且连着游了两天泳的时候,游泳池就关掉了。在之前的学期,如果有精力,我每周去个一两次高强度间歇的课程,游下泳,不存在说我有精力但没有地方运动的问题。而这学期,这就很成问题了。作为应对策略,我买了Switch以及健身环,只是两个月过去了,共计23关的健身环,我也只打了三关...跳绳也是偶尔跳一下,毕竟跳的时间长会感觉脚底疼,有时候作息比较混乱,也不适合大量的运动。上一周我想买个自行车,毕竟夏天到了,在南加州的山路和海边骑车,应该是很开心的事情。只是万万没想到,所有我能找到的地方的自行车,都卖没了。最气的是,我在Amazon上订的车子,一周了都没发货,我于是在Giant官网上买了车,打算过两天去店里取,然后把Amazon上的订单取消了。结果店里告诉我,他们没有货,但我查了下Giant官网,依然显示他们家有货。我去周边的自行车店看看,店员告诉我,最便宜的也要1600刀了,真的是这段时间太crazy了,而我在多次提升预算之后,依然只想在车子上花600刀。于是现在,我的车锁,车灯,头盔,骑行墨镜等都到货了,就是没有自行车。开车去自行车店的路上,也看到不少骑行的人,看来大家都想到一块去了。这时候就不由感叹,如果有一份硅谷的工作,那么,1600刀也就花了,毕竟不值得在自行车这件事情上花两天以上的精力,而现在,我已经挑了两周了。实在不行我就多出去走走吧,起码比骑车安全^_-^。

最后说说抢购的事情。山西人的基本技能之一是削面,只是万万没想到,三刀一包的面粉,我也是等了两个月,才在学校边上的Albertsons买到。看来疫期期间,美国人也要在家包饺子。自行车也是各种缺货,大牌的车不会涨价,但是会缺货,杂牌的车的价格,有的翻了两三倍,原价300刀的车子,Amazon上有人卖1000刀。游戏机和游戏,也是价格暴涨,Switch在最夸张的时候,价格也直接翻倍,而我则是在疫情初期,刷了几天之后,才在官方的Amazon店里抢到。真是深刻意识到,供需比例改变10%的话,价格的改变不是10%,而是会涨价到让10%的人买不起。油价倒是便宜多了,之前4块的油,现在只要3块钱了。只是呢,便宜也没多大用,我现在也不敢出去浪呀。本科毕业之后,我基本上每半年都会出去玩一趟,之前的打算是春假去纽约,或者去日本看樱花,只是疫情一来,一切都改变了。

不过呢,这段时间还是挺开心的,因为上学期已经修完了CS所有课程,这学期就只有当TA比较累,每周要给同学们讲两次,每次一小时的习题课,讲题目加上备课,总是要占用五六个小时的。此外批作业,出卷子,也很耗费心力。除此之后就都还好,选了心理学的课和英语课,再之后就是research,代码的事情就是一直写就好了。我周末甚至可以任性的休息一两天,看看剧,出门散步,而不像上学期,真是数着指头数过来的,不停告诉自己,这是第六周了,还有四周,第七周了,第八周了...现在的生活节奏更像是博士,而不是轨迹被安排好的硕士了。只是呢,闲下来就会有更多的迷茫,不知道现在要做些什么,才能有一个更好的未来,更不知道,将来要做些什么。一个美国知名大学的计算机博士,可以带来一份工资很高的硅谷的工作,这样工作一辈子然后退休,是非常幸福的。只是呢,如果想过这样的人生,我要是不来读PhD而是选择在公司内部transfer的话,我可能早就住上了硅谷或者西雅图的大房子。时间过的越久,我的初心越发明亮,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到现在都没有变过,那就是,发大财。活得久了,谁又没有几个发了大财的,或是与大财擦肩而过的朋友呢。只是,如何才能发大财,这真是个好问题...

links

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