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法国的路上~"

在一天天的懒散生活中,时间渐渐来到了2014年的2月28日。这一天,是我,大师,还有小黑三个人一起去法国UBP学校交换三个月的起点。在28号的早上,在照例刷了几次邮件,发现我的学校申请并没有新动向后,我又来回打滚了好多次,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起床!

之前的两天,已经把该洗的衣服洗好晒干,应该采购的都购买齐全了,但是28号我依然忙碌的各种收拾,并且不断回忆还有什么应该带上。最后收拾到我都不想去法国了...下午四点半,出发去机场前,大师还告诉我,突然有那么一点点不想去,因为在寝室的日子实在太安逸了。深有同感...每天最发愁的是吃什么,这样的日子真是舍不得...

在国内登机

这部分经历比较无聊,不过可能对其它同学有帮助,我就写到这节里吧。

三个人,从哈尔滨一起飞到北京后,按计划,是从北京坐晚上1:55的俄罗斯航空的飞机,飞莫斯科,在莫斯科等候9小时后,再坐上飞往巴黎的航班,到巴黎再等上四个小时,最终飞往UBP所在的城市克莱蒙。为什么这么折腾呢,因为便宜...28号的晚上8点半我们到达北京机场,休整过后,在排队领登机牌时,有位机场经理模样的人问,有没有经莫斯科中转去巴黎的,我们三个就应了一声。经理说,如果俄罗斯航空柜台对面的法国航空1:50直飞巴黎有空位的话,可以帮我们改成直飞的。我们自然答应下来,毕竟在莫斯科等9小时太漫长...经理就让我们等到11点半,看能不能改签。我们等啊等啊,眼前不时有各种战斗民族的人种走过,真心能感觉到满满的战斗力啊...在我还穿着哈尔滨全套衣服的时候,战斗民族们就穿着短袖了...

等到11点半,我们就去找经理了,他说,改签没问题,要了我们三个的护照,帮忙办手续,然后让我们去对面的法航领登机牌。北京机场法航的秤偏重,大家一定要小心!我坐的海航过来的,当时行李只有19.7kg(他们要求20kg以内,我用体重秤称出来应该是19.6-19.7kg之间,至少他们的秤和我的比较接近),但在法航这里是20点几kg。还好国际航班的限额是23kg。因为之前经理帮忙改签等环节都用了比较长的时间,等我拿到登机牌时,已经12:45了。也就是说,离要求登机的1:05只差20分钟,这20分钟要过安检就无比的困难。问了好多工作员工模样的人,后来发现找管边防的人比较好使,他们直接新开了一个窗口,来办理我们这些改签的人。过了边防,还要过安检。我看了眼安检的人,一看表,只有10分钟就要登机了。和大师,小黑跟第一个安检窗口的人说,我们着急,结果安检的人表示,你们最多一个窗口插队一个,不可能一下子插队4个(当时有另一个改签的人在身边),于是,我就往后跑了几个窗口,乞求着插队...安检员表示,你别跟我说,你跟排队的人说,排队的人都等了半天了!我一听,有戏,然后就保持30度到45度鞠躬的姿态,一个个求情...队伍最前面的两个人比较狠,他们说,我们的已经开始登机了,你这还有五分钟呢!到了第三个人时,那个叔叔比较和气,直接挥手,说,行!插队成功后,安检时也碰到些问题。国际航班的安检,要求把电脑,移动电源,iPad等都拿出来。我的两个笔记本让我塞一个内胆包里了,也让我分开拿出来。但我随身的包还是说不符合要求,在过完安检仪后,工作人员问我,你这是不是很多充电线?都拿出来。我包里充电线能不多吗...行李差300g就超重了...各种掏,这下没问题了。收拾好东西后,直奔登机口,结果发现登机口排队好长...我上了飞机,小黑和大师还没上来。等了近20分钟,才出现。他们说,他们安检没插队,因为前面的所有人都是同一班改签过来的...

从北京到巴黎的法国航空航班

这是我第一次坐国际航班,激动着心,颤抖着手,坐上了我的位置...机型是波音777,机身非常长,我走了很久才到属于我的最后一排的位置。想当年CS有一款地图,就是波音777,解救人质的。今天,终于能体会一下了。

法航的空乘人员非常友好,工作的时候也很开心。某个空姐发现被我注视后,还伸出大拇指说,Good。飞机上有两名乘务是中国人,其它的目测都是法国人。我和法国人讲两句英语后,他们就会让我直接去找中国人,这伤透了我的心,我英语有那么差吗...

法航最让我不能忍的一点是,起飞前会喷香水,而且是满机厢的喷!想像一下你把喷雾型的空气清新剂给扎漏了,然后拿着满世界溜达。两名空姐,每人三瓶喷雾型的香水,来回溜达了一圈,让我立即想下飞机了。我家喷农药也没这么玩过啊!而且这香水味浓到已经和农药味着不多了。

喷完香水,机长再讲完各种话,再放一遍安全教育的视频,就暂时没什么事了。我就研究起来了我面前的液晶屏幕。它挂在前一个人的椅子后面,看上去很高档的样子。用这个屏幕,可以看电影,打游戏什么的。我先是打开了一个Carveman的游戏,然后发现,这货不是推箱子吗...我推了三关后不玩了...然后开始找电影,发现有《环太平洋》,《怪兽大学》等不错的电影,可惜没有汉语字幕...后来我又重看了遍《环太平洋》...这个液晶屏幕不大,分辨率也不高,但最不能忍的是这货是电阻屏的,屏幕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电阻屏的网格线,对看电影的影响很大。而且这货卡的不是一点,经常是我按了关机,然后卡死了,过上个十分钟才能关掉。不过它的操控面板的设计思想很先进,可以从椅背上拉出来,当作游戏手柄使用,我还想着能和大师来局魂斗罗,后来发现想多了,也就能推个箱子。之所以说是设计思想先进,是因为这个小屏幕实在太卡,用着不爽。

大师的屏幕打不开,找了空姐后,他们说会修理,然后,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它被人远程打开,出现了字符界面。大师看了一眼,说,是Win CE操作系统!过了一会,出现要求输入管理员密码的指令,然后我们看到出现了一长串的*...原来,你们的修理就是重穿系统啊...后来重装完也不好使,倒是过了七个小时后又能正常使用了。波音公司就不能把它的配套设备搞完善点吗...我这边出现的问题是,看电影时显示链接数已满,请等待。我想了想,那些电影不可能存在液晶屏所在的设备中,飞机上应该是有一个服务器,用户进行操作后,液晶屏再向服务器请求数据,而服务器没办法同时响应太多液晶屏的要求。我等大部分人都睡了后,再看电影,果然就好使了...我们要去的ISIMA组,最强大的就是嵌入式了,这不会是他们做的吧...这么个产品放我们学院绝对毕不了业的。在长达11小时的飞行中,我无比想知道现在几点了,结果这货连个系统时间都没有...需求分析都不到位。

小液晶屏摆弄差不多后,开始发吃的。之前给过我们一张类似菜单的纸,我就很纠结要点什么。想着好不容易坐次飞机,就点些没吃过的吧。于是,饮料我点了香槟。有点酸,有点气泡,度数不高。味道只能说一般。没想到我第一次喝香槟是在飞机上...大师之前还问我,香槟怎么读啊,你那发音明明是冠军啊...我发现给我上餐的空姐之一是中国人,于是,就没那么多问题了...大师就比较纠结,只能认识什么单词喝什么饮料。于是,他依次喝了milk, tea, water...其中tea还分Chinese Tea和England Tea。英国茶我没喝过,但我在香港实习了两个月,那个奶茶的味道,还是算了吧...我还点了份西餐做为主食,结果发现,就是嫩的煎蛋,一根小香肠什么的...还真和我在香港吃的东西差不多...要了杯橙汁,结果发现,法国的橙汁酸的要死,我的牙都受不了...总之尝试了不少好东西,基本上达到了每样点一次的目的...没吃饱的话,可以直接跟空姐要些小吃,也就是小面包什么的,我刚开始没好意思要,后来吃了三个实在太甜...水也要了很多杯...

在兴奋的劲头过后,我发现人生还是很艰难的...因为这次从北京飞巴黎要用11个小时。经济舱的待遇,基本上就是硬座,而且坐在中间的人还没办法出去,除非让边上的人让开,但边上的人睡着了就没办法了。我是实在睡不着,硬坐着也就睡了三个小时吧,但小黑和大师这两个人渣睡的无比开心...

到机场后,因为机票是改签的法航,之前的行程单是俄罗斯航空的,我们要去办法航的行程单,因为怕学校报销时要行程单。找到法航的柜台,结果说英语说不明白...问他们有没有说中文的,于是有个工作人员打电话,一个中国人接了,再帮我翻译成法语(也不知道我英语不行还是柜台上那位不行...)。后来告诉我们办不了,因为没有订票的信息...好吧...

在戴高乐机场,取行李要先出海关...本以为会和国内一样查半天,结果,只有一道岗,看了下签证,再看看我,就这么出来了...终于踏上了法律意义上的法国领土~~(机场公共区在法律上是公界)。这个破机场太大,取行李还要先坐类似于地铁的东西,到另一个航站楼。到了那里,只见我们三个的行李箱孤零零的在皮带上滚动着...戴高乐机场也不查行李票,还好我们的行李没丢...

之后,就是寄存行李,然后,出去玩几个小时~去了铁塔和凯旋门,很开心~

links

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