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周末

来记录下这个周末吧~

首先是周六早上某个六月入职的同学过来,中午和他去吃了鱼,然后,我的舌头很后面的位置就被鱼刺扎到了...我漱口好多次也没有用,然后想着回去自己想办法把它拔出来吧。虽然并不太疼,但是当喝东西什么的还是会被扎那么几下,感觉非常的不舒服。

吃完鱼之后我就去了公司俱乐部的活动,是在边上体育馆里射箭。这还是我第一次去正式的射箭吧,之前都是在游乐场之类的地方玩,相关的经验也就只有在迪拜的时候用手枪射击,以前两次军训比赛打靶。

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来,我们就选了最近的10米赛道,配的弓也是最容易拉开的,应该是只有20磅吧。瞄准的时候我好不适应,因为准星只有一个点,而不像枪支一样有两个点。射箭的时候应该是右臂要花很大力气才能拉开,因为弓的磅数太轻,我反而是我臂累的不行。射速还是快一点好,因为左臂一累,就容易晃,就不准了。箭射出去一后,我们能看到的就是靶上一个小黑点,如果不是因为靶纸会轻微晃动的话,我根本找不到我射到哪里了...最后去拔箭的时候,发现2米5以上的地方,扎了好多支箭,射到那里就不好取了...我曾经十分担心我把箭馆的灯打下来,还好没有发生...

2.pic

这是箭道的样子。有个小屏幕还是很不错的~

1.pic

这是我的最好成绩~全都上靶了。

射箭完回来休息了下,就去了医院拔鱼刺...科教创新区的小医院没有耳鼻喉科,我以为只用镊子掏一下就出来了,大夫表示没有镊子,你还是去九龙医院吧。于是我就打车去了...在车上鱼刺的角度好像变了下,我一说话就疼,我还是做个安静的美男子好了。

到了九龙医院,挂了急诊,排队人还是挺多的,好大的医院,找了好久才找到耳鼻喉科。大夫出现后,问了下情况,想了想,看了看我的舌头,取了条纱布,叠了下,然后隔着纱布,把我的舌头拽了出来研究。之前看舌头时是让我发“啊”的音,这次把我舌头拽出来以后,就让我发“噫”的音。我发现舌头出来以后是发不了“啊”的音了啊,还好没让我发“汪”的音,"汪汪汪"...

大夫又拿了面类似看牙用的小镜子,然后在一边的设备上吹了吹,我第一反应就是古代用蜡烛烤银针消毒,我十分害怕镜子一接触到我的舌头,我的舌头就会熟了...后来想想应该只是加热一点点防止起雾吧。因为大夫一手拿镜子,一手用镊子,就让我自己抓着自己的舌头。我感觉自己好像一只热的受不了的狗...汪汪汪...然后大夫也是研究了半天,这个像,这个不是啊,这个像,这个也不是,之后试试试,终于把鱼刺拔出来了!我看了眼鱼刺,能有小拇指一半长吧(当然我指头短...),还是很长的。

取出来以后,再咽口水什么的感觉舌头那边还是有点肿,只是不扎了。我跟大夫说,有没有水,我怕同一个地方扎了两根刺(论程序员的职业习惯...),大夫说,东西是真取出来了,要是扎两根你也太倒霉了...

周六就这么过去了...我决定以后多吃海鱼少吃河鱼,坑啊!

周日中午去了一家新疆饭店,吃大盘鸡。因为是月底发工资了,大家都比较开心,都能吃的起好的了。菜单上写着“因本店清真,谢绝自带外菜及酒水”,我和甘肃的同学说起来,他说,即使是牛羊肉,外面的菜也不是清真的。我才想起来清真食品的定义,想起Aman跟我说,沙特的屠宰场杀鸡,拿录音机放古兰经...但我说你为了清真不让人带酒水,你不能在你菜单最后卖酒啊,而且还是那么高度数的白酒啊...

吃完出来,问了下其它人的安排,发现刘同要在苏州开签售会。于是我也跟着凑热闹去了~看到了那本《谁的青春不迷茫》,我又想起来姚期智的话了。在香港中大讲座时,姚被问“您科研时都有哪些困难,又是怎么克服的”,姚回答,“以前搞物理的时候还有些困难,自从搞了计算机,就没什么困难了”。我觉得吧,我迷茫完全是因为智商不够...

签售还是很热闹的,好多好多女生在排队。有人买了好多好多本书,我感觉刘同去签字,真有种小学生抄作业的感觉...抄啊抄啊抄...

排队的时候

5.pic

到了跟前

6.pic

签售结束的时候,刘同从台上走下来,一边挥手,一边走到了边上的电梯。早有工作人员拦好了电梯,他直接进去,就离开了,恋恋不舍的粉丝们有的甚至马上去坐扶梯想要再看他一会。看到有那么多女生排队,刘同离开的时候也会有人尖叫,我表示我也好想写书啊。写个代码根本就没人关注啊!

嗯,这个周末还是比较有内容的,比之前死宅还是要好一些,当然如果能再来一次的话,这个周末一天雨大,一天空气差,还不如宅着呢...

最后,我才发现我在淘宝上买鞋没有去领优惠券贵了30块,点一下就能便宜30块啊,我的心真是满满的忧伤啊...泪水...一顿很好的外卖啊...

Comments !

links

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