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典礼"

毕业典礼这天,2014年6月27日,期待了很久的日子,久到仿佛只存在在传说中一样,但这一天,还是一点点到来了。

前一天晚上两点以后才睡,不舍得睡,想想明天,就是毕业生,而不是本科在读了。上了五点半的表(6:15在A02公寓楼下集合),结果只能再睡三个多小时了。起来以后,迷迷糊糊,洗漱,穿衣,检查服装,相机以及钱包等,check,check,and check。穿上鞋,下楼安心等着吧。结果没想到我是最先下来的...最后下来了能有90多个吧(全院130多人,我寝室6人最后只有两人参加)。一路走向主楼。

走向主楼的路上就遇到了不少熟人...我和LW走在最前,就好像只有我们两人一样,遇到认识的就打个招呼什么的。这次,大家都穿的好整齐~在主楼前找到了软件学院的位置,发现边上竟然是法学院,排在最前的竟然是某宓!于是,又开始互相嫌弃:“咦,怎么是你!哼!”,之后是小娇等同学,我也认识...再边上是计算机学院,队伍最前面的两位,同样熟悉...于是挨着照了一圈相...

过了一会,某灰从能源学院过来找某宓,于是又被拉着给他们两个照相。记得认识某宓和某灰,是在开学之前的新生群里。当时的学长已经毕业一年,现在,到了我们离开的时候。我开学报到的时候,也是某灰等等新生群里的大家一起来接,某灰带着我去B02公寓,我清晰的记得当时还找了半天录取通知书才找到。而法学院在各种活动中一直排在软件学院边上,不管是打靶,运动会,还是毕业典礼。现在,能和你们一起毕业,我们的故事,也算是有始有终了吧。某宓后来说,到了最后我们也没来得及拍毕业照,因为一切的一切,实在是太紧太紧。我想,没关系,我们已经拍了好多好多照片了~

突然间,响起了音乐,领导走上了台,十几位学校的领导,穿着院长服,站在台上,背后的喷绘布上是毕业典礼的大字,两边是校训和哈工大精神(哈工大精神太长,我到现在都记不住哪怕一个字),再之后,则是主楼,那个曾经作为工大象征出现在各种宣传手册中,后来又成为每天都能看到的最破旧的楼,再然后,我想,就成为记忆中最重要的一幅画了吧。毕业典礼也是很有中国特色的,先是领导介绍,再是校长和学生代表发言什么的。我室友之前还问过我,你起那么早,就是为了听领导讲话吗?新生入学时我就没去听校长讲话,这次,我还是来吧。

第一项是奏国歌,之后介绍领导等等。国歌响起的时候,我几乎都唱不下去了,就像边上的某位女生,一直在偷偷抹眼泪,还作出微笑的样子,我也想哭了。其实想哭的远不只我一个。看着她精致的淡淡妆容,看着她抹眼睛的颤抖动作,这,就是毕业了吧。

之后校长肯定要讲话。毕业典礼上的校长讲话一直广受关注,报刊上也时常会有转载。但是,说实话,这次讲话讲的真不怎么样,根本听不清啊。而且讲的东西比较的大,比如说,希望你们善良什么的,我更希望听到具体的校长本人的经历。另外,太长了,讲话第一第二第三,再之后我就听不进去了...我不仅仅是这一天睡的少,之前两周每天都睡不到6小时,这个时候腿已经软的不行了,边上的同学都蹲下去了。至于学生代表讲话,就是一个代表性的好好学习的故事,一点都不好玩。印象中还有老师代表发言,是郑宝东老师,听说他的线性代数很赞,可惜我没听过,要不大一上学期的线数期中考30分不会只有11还是12分了。之后印象中还有宣誓什么的。

终于,开始拨穗。最先上去的,是英才学院。一位位的上去,整齐的一排,握手,领证,拨穗,再握手,和平时走在步行街上散漫混乱的样子一点都不一样。一排排相机,记录下了每个人的笑容。你们,毕业了。

因为工大人多,软件学院排在比较后面的位置,我们就一直在等。能源学院排在比较前面,灰灰之后还过来找我们,指着流苏说,看,我毕业了~于是他一个人的流苏在左边,我们一圈人全在右边。英才学院下来之后,就下雨了,然后雨一点点下大了。大家拿出了伞,首先是给在导师区的老师们送去了。之后女生们打起了伞。我因为一直站在偏法学院的地方,就一起打了,回头一看,我院几乎没人打伞...女生也不打,边上的法学院都打。我院女生真是皮实...

在雨中,等啊等,几个大学院,航天,机电等,终于过去了,之后,就是计算机,法学,以及我们学院了。突然一下,计算机的人就都走了,下来法学的也不见了,然后我们也被带到了主楼最中央的地方。大家都想找校长拨穗,我低头,看到地上的毯子上有编号,我就努力的去找01,感觉01不太对,但又看不清校长到底是几号,想着01不是校长就是书记了,就凑合着上吧。排队的时候,大家都让其它同学帮自己整整帽子,看看流苏的位置对不对,再次检查衣服上的扣子,衬衫的领子。

一点点的,向前,等待,再向前。好几排的志愿者,将我们一排排分开。我是软件学院最后一排,因为之前我在最前面,后来是倒着带队伍去拨穗的地方,我就到最后一排了。之后是外国语学院,离我们学院好几人的距离,等待。确认下地上的数字,依然是01,我抬头,看到志愿者们一排排的站在我们面前,让我们等待。再抬头,看到台上的领导们,正在拨穗。左边是软件学院的老师,穿着红黑的导师服,右边则是学校的领导,穿着红色金条纹的院长服。突然间发现,台上的我认识,正是我们学院的!再上去一排,则是我们班的,大汉就站在台上,播完穗傻笑。然后他转身,下台。一点点的,终于,我们到了最前面一排。看着台上的同学们,拨穗的那一刻,真的好快,流苏从左到右,就意味着你毕业了。毕业应该是欢快的,我们多年的努力,就是为了保证我们毕业之后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可是,我还是想哭。

听到身边志愿者的提醒,学长们,可以上去了,我前面已经没有人挡着了。依然是平时的习惯,我一步上两个台阶,可是铺着红毯的台子,一共只有那么几阶,我一下子窜到了最前面,我疑惑的看看身边,还好,同学也上来了,我并没有提前。其实事后有点后悔,这几台应该慢慢的,稳健的上去,这几步,并不容易,有多少考试,实验,作业,报告,还有论文,就是为了这么几步,结果我窜上去了...台上的那位01号,显然不是周玉校长,身高不对。但我想,应该是书记吧,校长被调走了,但至少书记还在,起码他的名字我还是从大一就开始听的。

上去先说,老师好,然后握手,感觉他的手好大(好吧是我手小...),然后他说,祝贺,给我证书(就是个照相的道具,毕业证还是要回学院领的),我说,谢谢老师,再次握手,恭喜,转身,微笑,照相。最后一次点头,走下台。下台的时候,父母正在为我照相。

走出主楼前广场的时候,校园里已经满是穿学士服的人了。这次,我们拿着证书,流苏留在左边,照最后的毕业照。下午两点,我们学院就要收学士服了。路上遇到认识的,马上就一起照相,可是,更多的人遇不到,只能把他们留在我的记忆中。四年的时间,真是太短太短,还有多少人,我没来得及认识,没来得及好好的告别。学校里再溜达一圈,回到寝室,上交学士服,下午,学院排队领毕业证。

毕业证,真的只是一个证书。我想,它的价值,就算是纯金来做,也不过份。只是,发证书的现场,只是简简单单的两摞纸,一是毕业证,一是学位证。再边上,则是两沓证书的皮,还都粘在一起,同学正在把他们分开,搞成两套。一个个人的发,终于,到了我们。拿到手的,是两张纸,两个皮,再加一个流苏校徽。再看一眼微笑的老师,抱走,套上皮,这,就是毕业证了。

从2010级,到2014届,这四年,有好多好多的故事,来不及讲述,甚至来不及发生,我们就要离开。校园,也从招生海报上的宣传照,变为每天都要走过的地方,最后,又定格成为毕业照上的背景。

于是,就这么,毕业了~

Comments !

links

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