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2013年"

时间终于到了2013年12月31日的晚上。是时候写写这一年的回顾了。再不写就真来不及了...

2013年,由大三,变为大四。由20岁,快要变成21岁。总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我的时间线

让我们回忆下,2013年,我都做了什么:

似乎过年的时候,在改某篇论文。2012年的12月,投出去了人生的第一篇论文,然后2013年年初的时候,得到了第一次论文被reject的消息。看着reviewer的各种吐槽,我真是吓到了...于是,过完年,就开始改论文,并且第二次投出去,然后中了。此外,过年的时候跟进了香港中文大学的SNSAPI项目,并因为这个项目(其实我一共只贡献了五行,还都是文档...),拿到了中大的暑期实习offer。

改完论文,是准备第二次的某种英语考试。

搞完考试,五月份去了美丽的北戴河开会。第一次参加这种所谓的国际会议。见识到了真正的世界一流的学者。我所在session的chair,是位神奇的女researcher。为了能多和她说几句话,感受下学术的氛围,我帮她提了一路的盘子(是会议纪念的盘子。我一直觉得这东西没用,结果第一天结束时,我们洗完葡萄就用上了)。晚宴时宣布最佳论文的时候我们全都在啃螃蟹,当时全场掌声雷动,我还以为是又上螃蟹了...

开会的时候,去燕山大学找同学玩,很开心。在海边光着脚走,看夕阳一点点消失在海水的尽头。多希望时间能停止在此刻。

开完会之后,就是学校的各种事情。值得纪念的是上完了本科最后一门课,记得是陈鄞老师的课,内容是什么我已经忘了...漫长的考试周后,是一路南下,去香港中文大学实习。

去香港的路上,花了半个月时间,一共用了五张火车票。首先是到长春又考了一次英语。之后,是到了南京,高中班里三位在南京的同学接站,除了当时已经在香港做课题的天元。终于到了高中时最想去的学校,南京大学。见到了传说中的仙林校区。我在威志的宿舍,指着天边的一座山,问,山上的天文台是你们学校的吗?你们学校这么大?他想了想说,山后面也是我们学校的...威志带着我,游览南京,在路边的很小很有名的店铺里吃灌汤包和鸭血粉丝。是比黑店的强多了。在鼓楼校区,还看到了让人困惑的PKU楼。为什么NJU会有PKU楼呢?为什么NJU没有NJU楼呢?因为这个真没有...威志指着远处的江苏卫视,告诉我,以后,可以去那里相亲。没考上南大相亲都不方便啊...

下一站,是上海。住在在上海实习的室友的房子里,体验了四天所谓张江男的生活。太可怕了,晚上十点半下了地铁转公交的时候,身边的人在谈论"make clean",我真的想逃离这种生活,以后一定不和同一行业的人住在一起。从来没想象到,一座城市,能大到这种程度,大到市内的地铁,都要花上一两个小时。要知道南京到上海也就两个小时。在上海的外滩附近迷路了,拐着拐着一下子就看到了东方明珠,当时真有种深海恐惧的感觉。在上海也看到了小鸽和小毋,带着我去了五角场,去了财大。买了周黑鸭,坐在财大的长椅上一边流泪一边抢着啃。小鸽告诉我,这条路是女澡堂出来必经之路。真是太了解我了。夏天的夜风吹过,如果可以,我也愿意把时间停留在这里。

再下一站,是杭州。我去的时候,正好是全年最热的,热到西湖的水都开了,哗哗冒泡。但没办法,我只有这个时间有时间。西湖边上并没有多少人,我热的都想跳下去凉快一下了。湖边上好多个墓,从武松,到秋瑾,你们真不怕晚上这里闹鬼吗?正在湖边迷糊,接到了某度的电话,约面试。于是,骑着租来的自行车,一路飞奔到某淘的楼下。在那里等待了很久,并且进行了某度的电话一面。是个女面试官,于是我知无不言啊,一下子就喜欢上了某度(只可惜后来除了HR都是男面试官)。某淘的门卫在我打电话时走了过来,我还以为这里不能打电话呢,没想到他给我倒了杯水,我一下子喜欢上了某里公司。大飞师兄带着参观某淘,这是我第一次参观真正的IT企业。条件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好。

在杭州还见到了尉总。带着我去了西湖边的外婆家吃饭,好吃的都要哭了。晚上在西湖边溜达,真的和白天不一样。分外迷人的西湖,熙熙攘攘的酒吧。这是这个城市的夜晚。尉总说,以后,像你这样的技术人才,就要到南方来打拼,再娶一位当地的姑娘,过上幸福的生活~一下子觉得人生好有希望...

之后,就是在深圳下车,去海关,过关,再坐港铁,Pili师兄带我去租的房子那里。Pili十分的高大帅气~在香港的日子,平平淡淡,但也收获很多。除了没有任何学术上的进展外,还是非常开心~在港的第一个月,实验室有三个四川人,他们之间讲四川话,和我讲普通话。还有一个香港人,老板也是香港的,他俩讲粤语。然后其它人和我讲英语。搞的我语言混乱,不过四川话倒是长进不少。在香港的日子,有空再单独写一篇吧。

中文大学,我觉得是最有灵性的。它有着不同于大陆的文化底蕴与历史背景。作为香港占地最大的学校(超过其它所有学校面积之和),这里有山,有海,有森林,也有湖。当然可怜的PhD们的宿舍在后山,每天都要爬到山顶,再翻下去,去那里吃个饭回来的路上就饿了。同学的妹妹今年在这里读本科,言语中,都是刚进入大学的兴奋。她住的地方,就是古老的崇基书院,半山腰能看到整个中大最璀灿的夜景。海中不时有游艇开过。我晚上12点下班路过时,都能听到他们宿舍整栋楼一起活动时的欢呼。真是青春的气息。

真要说在香港最大的收获的话,应该是接触到其它人的生活。基本了解香港人的生活方式,以及实验室这三位PhD整天在忙些什么。对于要不要读PhD,怎么读PhD,以及在读完PhD后怎么度过我的一生,都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另外,买了单反,手机和Macbook air。单反是我一直想买的,记录自己的生活。到现在我仍然后悔买的太迟。Macbook air则是极大的提高工作效率。

从香港回来的时候,在广州的哥哥家住了一周。30岁,娶妻,生子,一生的基调,应该说已经定下来了。小侄女两个月了,很文静,也很活泼。我就住在中山大学边上,没事就会去溜达一圈。中山大学走到头是珠江,能看到地标性的“小蛮腰”。如果当年,真来了这里,我的生活又会是怎样呢。此外,还和两位学医的女生一起吃早茶,聊了一早上,感觉女生的思维,真是没有主线,完全跟不上(我是多久没和女生说过话了)...她还带我去看了她们做实验的地方。好可爱的兔子,好可爱的姑娘,可是,她怎么能下的去手呢...实验完又不吃,多浪费...

下一站,是厦门。见到了最美的厦门大学。真的是最美,至少我见过的所有学校里确实是最美的。毕业工作了几个月的丸子姐来陪我玩,第一次见他,是在工大从哈站接新生去二校区的校车上,可以说是第一批认识的朋友。丸子黑成什么了...好辛苦。一起去了厦门大学,我俩各喊了一位女生一起溜达~陪我的某太郎同学,是高中竞赛培训时认识的。这位学文的姑娘都拿到保送生资格了,而我在高二拿了省一,高三成功拿了省二...她当时报了厦门大学,而我是报了哈工大,一直鼓动她来工大没成功...大一时,她发的照片,是四个女生一起打高尔夫球的场景,而我看照片的时候,正坐在二区青楼机房里做实验...人生的差距啊!厦门大学,和厦门大学的姑娘们,都是很美很美的。看到了厦大的操场,就是高中时看到的靠海的那个。晚上四个人一起坐在海边,我想再说一次,好想时间停止。

住在厦门的卢卡青旅,就在鼓浪屿边上。每天早上起来,身边的人都不一样...但这是少有的男女混住的青旅,我喜欢~

第二天去了鼓浪屿,一个人在上面转,确实很容易走丢。再之后,则是某睿同学专门从岛外坐车来陪我玩。因为某睿同学的名字和我一个发音,高中时我总要喊两次到...第一次看到她穿裙子,碎花深色的长裙~一起在厦门溜达,走了好久好久,看到好多拍婚纱的人,他们还牵了几匹马来沙滩上拍~好兴奋~

在厦门,走之前又去了一次厦大,好不舍。之后,就是飞回哈尔滨。几十度的温差,再加上我读大学以来最严重的污染,感冒了一周。之后,就是面对各种坑爹的学校申请,再加上把香港的工作搞了篇论文出来。因为刷论文,没时间刷英语成绩了,拿着想像不到的低分去申请学校。没办法了。

再之后,时间就一点点的到了这个晚上。总体上来说,这一年,长了很多的见识,越来越觉得自己不足,并且明白是哪里不足。也一点点有了很多想做的事情,只是没有毅力和时间。最大的快乐与遗憾,还是好吃懒做。最后悔的,并不是做了什么,而是那些没有做的。

其实,生活依旧漫长,我们依旧年轻~新年快乐!

Comments !

links

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