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视线外的世界

昨天是感恩节的假期,我那天下午突然很想看剧。以前是不太敢看剧的,因为太花时间,都是看电影比较多。只是呢,年龄大了以后,娱乐活动就越来越少,那天本来想打打单机游戏的,结果发现我的Macbook的硬盘空间不够安一个10GB的游戏了,手游呢,打《王者荣耀》又怕被人喷水平差,再说在手机上玩也太伤眼睛了。小说也看不进去,思来想去,适合我放假的懒洋洋的娱乐活动,也就只剩看剧了。在豆瓣上搜了搜评分高的剧,找到了前两年大火的《非自然死亡》。喝着自制的奶茶(用胶囊咖啡机做杯红茶,加入杏仁露,不加奶是因为我有些乳糖不耐,再加点蜂蜜作为甜味剂),把电暖气开大一些,放倒椅子并拉出脚撑,再盖上毯子,在我的大大的曲面显示器上看剧。听着窗外的雨声,只觉得美滋滋美滋滋。这才是假期嘛。

这部剧非常良心,剧本前后呼应,故事也引人入胜(毕竟大部分的案子是解剖年轻女性,要是都解剖男性估计也没人看了),更重要的是,石原里美的演技也格外动人。虽然没有《巧克力职人》里的婀娜,但也展现出职业法医的敬业与利落。当然,这个剧也是有缺点的,那就是作为一部法医剧,不适合吃饭的时候看。

这部剧之所以让我有写博客的欲望,是因为我想起了大三暑假(2013年)去长白山玩的时候,一起拼车的两个警察。那两位虽然不是法医,但是是刑警队的,干的活也差不太多。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同行的那位警察叔叔,拿着尼康D90的相机。作为摄影小白我只能对着这个机器流口水,我就顺嘴问了句,拍照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吗?警察叔叔很自然的说,最重要的肯定是,你要把尸体拍的清楚。然后我就不想接着聊了。在长白山上待了大半天的时间,晚上又一起吃了顿烧烤,自然也闲扯了不少。有些话题是,当警察的无奈,比如说,有人吃不起饭了找到警察局,说是,"有困难,找警察",吃不起饭不算是困难吗?听起来好像好有道理,不过后来这句口号似乎就不再被提起了。又比如说,警察开车的技术,长白山的山路坐着还是挺晕的,毕竟要是一不小心,真的可能开到山沟里,这两位则表示,当年在重庆开车可比这快多了,出任务的时候再怎么飙也是工作需要呀。当然,我能记到现在的,还是各种刑警办公的部分。真要忙起来的时候,他们没办法自己吃饭,因为解剖之间吃饭,洗手换手套各种,实在是太花时间了,他们就让不接触各种部件的同事来喂饭。我问了句,你们能吃的下去吗,他们说,早适应了。有时候甚至忙到,台子上都没有足够的空间来摆放各种零件,这时候就让另一个同事戴上手套,来捧起颅骨。他们边说边做起了一个捧的姿势,嗯,大小是挺合适的。当然,作为男人,有些恶趣味是共通的。当时队伍里新加入了一个刚毕业的小姑娘,于是,有人就把电脑的屏保换成了某张工作台的图片,成功的听到了妹子的好几声惨叫。

想想那些视线外的世界,有多少人的工作和生活,是我们不知道的呢。视线外的世界,也一样很大。

links

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