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心情"

此时,是2014年2月14日,元宵节,也是情人节的早上七点半。天一点点的亮起来了。我正一个人坐在太原火车站边上的德克士。刚才从运城坐了6小时卧铺来到太原,在这里再等待6小时后,是下一段28小时的卧铺回到哈尔滨开学。旅途的总时间超过40小时。

也许,这就是我最后一次从太原坐火车返回哈尔滨吧。毕业之后,就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即使有,我相信那个时候我也不会因为心疼机票贵出来的三四百块钱而坐这么久火车了。

太原火车站,一个熟悉的地方。从高中起,几乎每年都会来到这里,或进行考试,或倒车接着北上。既然离上车时间还早,我的电脑的电力也充足,那么,就来回忆一下历次来太原的经历吧。

印象中第一次来太原,似乎是在高二,来太原参加NOIP比赛。当时的我,觉得我们伟大省份的省会,太原,是一个特别遥远与神圣的地方。当时是由老师带着,到太原理工去比赛。比赛完的当天晚上,可以说是我人生中至今为止最大起大落的一个晚上了。晚上七点多,进行比赛结果的初测,当时我正在太原理工的某座楼下的台阶上玩NOKIA自带的贪吃蛇,正高兴破了记录,同学下来喊我上楼。我第一反应是,你逗我?半信半疑的上了楼,然后评测的人告诉我,恭喜你,你的成绩刚好拿到保送生资格。这一个保送生资格,意味着就不用参加高考了。当天晚上兴奋的睡不着,然后晚上12点的时候,老师告诉我,因为初测中有一些小问题(没有忽略程序输出末尾的回车符),导致名次有点小问题,我是正好没拿到保送...我至今后悔,如果当时睡着了,会不会做一个很美好的梦。

第二次来太原,是高三参加数学竞赛。我拿了我班唯一的三等奖。同行的同学拿了四个一等奖(最好的名次是省第9,这哥们现在在清华钱班苦逼死...),若干二等奖,然后我一个三等奖。造成的后果,就是在学校的大屏幕上,我的名字特别的大,比一等奖的字体还要大,搞的我每次路过都不好意思抬头...

下一次就是高三参加NOIP,像我这么浮躁又不努力的人,肯定又没拿到成绩...成为了传说中的“高二拿省一等奖,高三拿省二等奖”的人...

再下一次,是来太原参加五校联考自主招生。当时班里有一小半的人都出来参加自主招生,搞的那两天没办法上课了。后来听哈三中的同学说,他们当时只有少数几个已经保送了的同学留在学校,那两天打牌特别High。自主招生也没考上...人生无比的艰难...在此特别批评西安某C9高校,五校联考过半的人是报考那所学校的,这所学校给了太多笔试资格,搞的最后分数线非常的高...

再下一次,似乎,就是去哈工大上学。度过了躁动的高三暑假后,我和两个在新生群中遇到的同学,一起在太原站集合,坐上了1074号列车。相传我入学之前两年,太原还没有直达哈尔滨的车呢。而现在,1074列车,已经取消,取而代之的是一辆差不多慢的,也就是我即将坐上的车。昨天给这两位同学打了电话,发现一位已经到学校,一位明天才去学校,真是有缘无份...印象中,第一次见到她两的稍带紧张和兴奋的场景,真的没过去多久。当时,就在太原站的两个钟塔之一的底下集合的。而到了哈尔滨,已经是晚上9点多。因为同行的某位女生非常的social,当时有近二十位同在新生群中的同学来接站。从哈站坐着校车,迷迷糊糊中来到了哈工大的二区。那天晚上昏黄的路灯,以及从五公寓到二公寓的短短的路,一起构成了我对大学的第一印象。

之后来到太原站,是大一寒假回家。即使现在,我也记得那段路程的辛苦。在太原站等了6个小时之后,是6小时的春运的站票。春运的概念就是,挤的脚都放不下,更不要奢望上厕所什么的。那次遇到了几次太原科技大学的同学,就挤了下他们的座。很感谢。

再之后,就应该是大二开学,以及大二寒假。我已经记不清具体跟的是谁了。我暑假从来没有回过家,大一在哈尔滨新东方当助教,大二在大连的山上写代码,大三在香港中文大学实习,下个暑假,就是毕业季了。到了大三的寒假开学,我已经不想坐这么久的车了。借着没买上票的机会,奢侈的花了970块买了张从西安飞到哈尔滨的机票,顺路在西安玩了两天,去参观了下那所没节操的西安某C9高校。

于是,时间,慢慢就推进到了现在。不得不说,在哈工大的这三年半,我遇到了很多好玩的人,经历了很多好玩的事~现在再看太原,乃至北上广深以及香港,只觉得大,而不是“高大上”了。再比如坐飞机,970块钱我记得是那样的深。而再过十几天,我就要从哈尔滨坐到北京,再到莫斯科,再到巴黎,再到克莱蒙,倒四趟飞机,去法国交换三个月了。

这漫漫长路,何时是个头...

links

social